原创竹莲居士12-09 10:31
作者:杨洲

摘要: (摘录)我确信,因为与他人一样人生的不完美,一个人很难发挥统揽全局的功效,但是像我这种人倒是可以在关键时候发挥关键作用的,这一点正像我的交友原则或对朋友的要求一样。

各位同志:这是我最近两天收集整理编写的两份合作社学习资料,非常细致具体,一份侧重于合作社的政策法律,一份侧重于合作社基础知识,就最为基本的东西而论,我认为其中都包括进来了。这里发给大家一方面供大家学习,尽力尽早掌握与工作有关的基础知识;另一方面可用于未来工作特别是培训时使用参考。我确定现在特别是下一步或未来,我们急需合作社这一方面的知识或常识,甚至需要做专门了解与研究,我很想将这一问题列入我们,至少是我个人下一步研究的重点课题;名字就叫做“全域生态文明下合作社的规范建设与综合发展研究及试点”,作为我们大课题下一个小课题,主要目的是解决生态文明转型的组织载体、抓手的问题。为此,我也在整理收集“合作社规范化建设与发展”的资料信息论文。

 

杨洲说说。猛然间发现或感觉到,祝福、恭喜、祝贺乃至尊敬等对我是很扯淡的事情,因为我对现实中的所得与所处的环境、境遇等并不是满意的,至少不是自己最想要的,或者说只要自己理想中的目标没有达到或想得到的东西没有得到,那么他人对自己的祝福祝贺恭喜只会让自己为陪笑、致谢而浪费时间。

 

杨洲说说。一个人不管他多么聪明,接受了所谓多么优质的教育,除非他是一个哲学家或改革家,否则他很难乃至不可能超越时代特别是不可能免遭时代弊病的侵害,因而即便能很容易地成功,活得比较好,那也是在既定的流行的规则机制理念思维之下,而这些规则机制理念思维的效应达到一定程度必然会退化,其中的人必然会被“异化”,进而需要变革,一旦变革的潮流到来,他们的聪明,他们接受的优质教育会立马变得“一毛不值”。

 

(图片:参观县城一处幼儿园)。我确信,因为与他人一样人生的不完美,一个人很难发挥统揽全局的功效,但是像我这种人倒是可以在关键时候发挥关键作用的,这一点正像我的交友原则或对朋友的要求一样。

 

杨洲说说。其实,一种东西或事情有没有价值、意义?往往并不取决于这种东西与事情本身,而是取决于评论者的意识形态、思维角度、价值立场乃至偏见,所以“就事论事”人们也不可能达成一致。


中国足球踢得这么烂,而世界足坛高薪前十位的球星中,中国就占了五位。请问,这公平吗?有效率吗?金钱或市场的手段能刺激起中国的足球水平吗?事实证明:这没有起到增进效率的效果,反而创造了新的不公平。这嫣然就是有病了,值得我们反思。特别是我们还有这么多穷苦大众,脱贫还没有完全实现的时候。若是一味迷信这样金钱导向或市场导向的机制逻辑,我们共同富裕的目标不可能实现。

 

 

我确信,不会整这种事情(宣传特别是发推文)乃至鄙弃这种事情是一种优点乃至优势,这一点在未来将会得到证明。因此我们可以将时间集中起来读书学习,或者做能学到东西的,能提升自己,增长自己内涵的事情。现在的人在一些方面的确越来越聪明,包括非常擅长宣传自己或做宣传这种事情,但是另一方面干正事的基础特别是功底的厚度、宽度、长度越来越差,甚至日益缺乏常识,若加上他们精神人格习惯方面的缺陷,我们的优势就更明显了。毕竟研究乃至教育工作要干好不是靠嘴皮子,不是吹出来的,而且用不了多久,他们功底欠缺,态度不端正的缺乏将会全面暴露,他们可能很会善始,但不可能会善终,于是一个机构里人员时常换,这样能干成事才怪呢!总之,在这种靠宣传赢得关注的时代里,我们拥有的是未来。现实太浮躁,将宣传这种事情做得那么精细其实正是浮躁的体现,也许还是原因。当然我们要高度自信,现在到了新地方我就跟他们声明:第一,他人结婚,本人不送份子钱;当然谁有困难或需要帮助的,尽管找我,只要能力所及一定全力以赴;第二,与工作无关的话,不外出,不奉陪任何人;第三,行政、宣传之类的事情不干,当然打扫卫生,义务劳动等事情除外。

 

总之,借此希望我们自己的同志、朋友务必保持朴素、踏实、忠诚、勤勉,艰苦奋斗的特色与优势,同时志存高远,自信自强,坚守理想信念,保持优良的精神作风,这样我们不仅仅可以拥有生存发展的空间,而且可以后来居上。否则在乡建内外的社会现实生活中,我们没有什么优势。@所有人

 

此外,尽管我对他们乃至任何他人都免不得有意见,但我不会在这种乃至这类事情上挑剔现实。我觉得不做宣传也行,宣传好了又有什么意思呢?被人家关注了,天天都有人来,整得时时都在做接待工作,办公室里乱哄哄的,正事更没有谁干。

 

接着昨晚的留言,我觉的除了要保持优良的精神作风,坚守住理想信念,并发愤图强之外,我们在现实面前要有点“锋芒”,必要的话可以以合适的方式“不讲理”,乃至采取批判与革新的姿态。毕竟在现实既定且流行的理念、作法与规则中,我们不具备优势,相反缺陷与不足很多,若是适应特别是顺从了这些东西,一方面代价高昂,我们支付不起,另一方面这就是一个沦为现实乃至他人奴隶的一个过程,我们捞不到任何好处。好在这些理念作法规则越来越没有效率,越来越腐朽,本就应该被废除啦。所以我们聪明的话,就应该另辟蹊径,选择并推崇另外乃至与现实相反的一种生活与人生成长方式,不但不宜随波逐流,而且要不断积累“火力”,随时向现实“宣战”,只要有机会且有必要,不妨把现实往死里“打”、“整”与“灭”。以此也让晚辈特别是子孙活在一个新的世界里。

 

 

温老师有一个很重要的观点是值得我们注意、思考、发扬的,那就是:中国的现代化是一个“资源高度稀缺,人地关系高度紧张”条件下被迫以后发国家的身份追求工业化,追赶先发国家的过程(大意),被人家打过,进而害怕再被打,于是工业化乃至全部的现代化不仅仅是要自觉自愿稳定地满足人民群众与人的需要,而且在国际竞争压力下有着严重的整体被迫性,结果为了发展忽视了很多事情,甚至在发展中违反了群众的利益,对人造成危害。总结起来就是:为了总体上的经济科技不继续落在人家后头,我们几乎什么都可以不顾,这便是今天社会主义制度下依然问题丛生的重要原因之一。

 

越是在这种条件下,越需要社会主义制度与高尚积极的道德精神维护社会的公平正义、和谐稳定,同时给发展提供动力与条件,中国当下尽管问题很多,但几十年来乃至新中国成立以来经济建设的成就突出,主要是受益于建国至社会主义改造期间确立的社会制度与社会主义价值观,但这些东西渐渐开始丧失了,因而未来或下一步真的不好说。对此要有个清醒的认识,一直以来很多西方经济学家都闹不清楚“中国能够保持几十年高速增长的原因”,进而说谁若能解释中国的经济增长,谁就能拿诺贝尔经济学奖。同时与战后其它的发展中国家对比可以说明中国的发展成就是源自于自身特殊制度。当然有好制度但可能用得比较死,因而需要改革开放。但是不能因此改变社会主义制度,包括不能丢掉社会主义价值观。现实问题的一大原因其实在于:在改革开放中我们丢掉一些原本的好东西,包括高尚积极奉献、艰苦奋斗的道德情操,很多人为了自己不顾他人死活,某些阶层利用私有化形成的制度、资产与身份奴役驱使支配他人。